紀念墨西哥畫家弗里達·卡羅(Frida Kahlo)展覽-英國倫敦博物館

2018-07-19 01:35:27   來源:中國商業展示網   評論:0
該展覽是由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高級時裝策展人Claire Wilcox和聯合策展人Circe Henestrosa為墨西哥女畫家,弗里達·卡羅(Frida Kahlo 1907年7月6日-1954年7月13日)設計的個人生活展覽(Frida Kahlo: Making Herself Up exhibition)。
該展覽位于倫敦博物館,這也是首次在異地對弗里達·卡羅(Frida Kahlo)的生活和作品進行展覽,之前所有物品均于Kahlo墨西哥城Casa Azul住宅中(位于墨西哥城南部的科瑤坎(Coyoacan)街區),自Frida Kahlo于1954年去世后,她的丈夫Diego Rivera將她的衣服和隨身物品鎖在一個房間內,并命令親友在自己過世之后也不要開放。

腹部開孔的石膏模
弗里達·卡羅(Frida Kahlo)的住宅每月迎接25000名左右的游客,兩個策展人想通過畫家弗里達·卡羅的家居環境,展示她在繪畫生活和藝術家生活之間的相似之處。對于Wilcox和Henestrosa來說,來自Casa Azul的近200件物品,以及Frida Kahlo的繪畫和照片,使他們能夠從根本上重現Frida Kahlo心愛的藍色住宅。
Frida Kahlo的作品是女權主義者的作品,通過非傳統的審美標準,開放的性觀念,殘疾的身體限制和擁有的女性氣質來探索自我的規范。作為共產主義理想和婦女生殖權利的積極分子,她早期倡導的問題仍然在當今公眾輿論中造成颶風。
在展覽空間的外墻上,深藍色,像自畫像作為Tehuana(1943年)和自畫像與紅色和金色禮服(1941年)的作品得意洋洋地凝視。這些肖像本身就是引人注目的,但是在這個展覽中,它們被放置在與實際繪畫中所佩戴的珠寶和衣服相關的位置,游客可以追蹤Frida Kahlo兩個身份(畫家及時尚達人)之間的粘合材料。為了進一步說明這一點,Frida Kahlo 1939年作品The Two Fridas的真人大小的人體模特組合在一起 - 穿著圖像中的禮服。
以下是就轉自 Style-Notes時裝筆記 對弗里達·卡羅(Frida Kahlo)的介紹(建議看完后再回看其展覽空間設計,其背景和細節對本次展覽的設計起著非常大的影響):
Frida Kahlo:我就是我自己的繆斯。
即使你對藝術家所知甚少,也一定見過這個一字眉的女人。她就是墨西哥現代史上最著名的女畫家Frida Kahlo。在她一生中創作的143幅作品中,有55幅是自畫像。濃烈的個人風格加上戲劇性的人生經歷,很難讓人對她不產生興趣。
一個月前,洛杉磯設計師Sam Cantor便以Frida Kahlo的自畫像為原型,創造了160個emoji - FridaMoji。Cantor說,“Frida 簡直是完美的選擇,她在作品中如此誠實公開地表達自己的情感,還有哪個藝術家比她更適合成為如今我們用來表達情感的emoji的原型呢?”

在Frida六歲的時候,小兒麻痹讓她的右腿萎縮,因此遭到了同齡人的欺凌,變得內向。1925年9月17日,一場車禍讓Frida差點喪命:一根鋼管插入了骨盆,她的鎖骨、肋骨和腿骨斷裂,同時喪失了能力,大大小小經歷了33次手術, 此后長久的病痛折磨著她,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她都需要穿著束胸衣躺在床上。
對于Frida Kahlo來說,床是一個舒適和沖突的地方:它代表了她痛苦和創造的場所。
然而,堅強的Frida沒有放棄,她用繪畫來轉移痛苦。母親在她的床頭安置了一面鏡子,從那時起她就創作了許多令人驚嘆的自畫像。在醫院的病床上,她借助一面鏡子在自己的束胸衣上畫畫。
The Wounded Deer (1946)
Two Fridas (1939)
她的畫在寫實與超現實之間徘徊,符號與顏色被大膽運用,沖擊感非常強烈。畫中血淋淋的器官直截了當地傳達出Frida身心所受的痛苦,作品主題對“生”與“死”從不避諱,但盡管畫面有時令人發怵,她在畫中的形象永遠是非常平靜,甚至是漠視的。有人評價Frida Kahlo的作品為超現實,但她自己曾經說過,“I never paint dreams. I paint my own reality.”
如果說父母對Frida的鼓勵與幫助很大,那么Diego Rivera則是影響她一生的人。一個名聲顯赫的畫家,又是一個比她大20歲的成熟男性,無疑吸引了內心滿是傷痕的Frida。體型的差異讓人形容他們為“大象與鴿子”,但他們卻有無數相似之處。他們有同樣的信仰,都為墨西哥的文化而感到驕傲。甚至是這個男人,建議Frida穿上了她標志性的墨西哥長裙。
但性格如此強烈的兩個人在愛情方面也是不甘示弱,兩個人的情史都是數不勝數。婚后的Diego依舊風流成性,終于,在與Frida的妹妹有染后,他們在1939年離婚了。之后Frida剪短了長發,投身于繪畫事業中。
 
但在1940年,他們又復婚了。毫無疑問,即使濃烈的愛使他們傷痕累累,但他們都離不開彼此。最終,一直到Frida去世,Diego都陪在她的身邊。Frida的個人特色非常突出:標志性的一字眉與臉上細小的毛發使她具有男性特征,但顏色鮮艷的服飾又被視為女權的符號。
2002年,Julie Taymor導演的這部傳記電影《Frida》在美國上映。導演用濃烈的筆觸描繪出了這位傳奇藝術家的悲喜交加的一生,其女主角扮演者Salma Hayek還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。
 
服飾,是除了繪畫之外另一個她用來表現自我的途徑。她所穿的衣物既是裝飾又是鎧甲。傳統的西班牙服裝(Tehuana dress)是她對自己文化身份的認同。
就算有一頭烏黑的長發,Frida也會把它整齊地盤起來,戴上由花卉和彩帶制成的頭巾,短的燈籠袖套衫再加上一件能夠遮住腿的花布長裙,有時還會披上那件紅色的流蘇披肩。
當她感覺越糟糕時,她就會佩戴更多的珠寶。夸張的耳墜,長長的項鏈和疊戴的戒指讓人眼花繚亂。但這就是Frida Kahlo,在她的身上,沒人會覺得奇怪。
即使是義肢,也一定要是美麗的。Frida為自己的義肢挑選了一雙紅色的綁帶坡跟靴,上面有中國刺繡和小鈴鐺。
為了不同長短的雙腿而特意磨去的鞋跟
全身石膏模
貓眼眼鏡
一件Frida常穿的裙子被掛在她墨西哥的家里
束胸衣

Frida穿著全套的Tehuana套頭連衣裙(huipil)
她的著裝也如她的人生般濃墨重彩。如此強烈的個人風格,也難怪Frida會被當作時尚界的繆斯。
有一本叫做《Self Portrait in a Velvet Dress: The Fashion of Frida Kahlo》的書,專門為我們打開了這位傳奇女藝術家的衣櫥,談論她的穿衣藝術。
1939的法國版Vogue封面
1937年美國版VOGUE十月刊內頁
具有強烈風格的藝術家總是飽受爭議的,然而Frida Kahlo一直備受效仿和致敬,仿佛這樣的風格不會被看膩一般。Frida向全世界展示了墨西哥風情之美,但她的風格留存至今遠不僅如此。
西班牙模特Laura Ponte穿著這件藍色裙子登上了1998年2月的《L'Officiel》雜志,向Frida致敬。之后Ponte又頭戴花環,拉長濃眉,整個造型借鑒了Frida的特色。
Maya Hansen2013春季系列“Skully Tulum”就以Frida為靈感,創造了許多大膽、顏色濃烈的look。
具有強烈風格的藝術家總是飽受爭議的,然而Frida Kahlo一直備受效仿和致敬,仿佛這樣的風格不會被看膩一般。Frida向全世界展示了墨西哥風情之美,但她的風格留存至今遠不僅如此。
即便如此,在Frida早年的照片以及她的一些作品中,白裙也是“出鏡率”較高的單品。其中一系列是Frida在她墨西哥家中花園拍攝的照片,繁盛的植物,碧綠水塘,鴨犬作伴。幻想身處其中,你更能感受到藝術、生活與愛的相互交織。
衣服上的色彩再豐富,也不及她內心對生命的熱愛,不及她一生的敢愛敢恨、敢做敢當。造型、風格不過是自身魅力的外部投射,正因為她那顆寶貴的心,才能使她的風格如毒藥般使人著迷。
1953年春天,Frida Kahlo在墨西哥舉辦了唯一一場畫展。當時她的身體情況很糟糕,但她不聽醫生勸阻,讓人用擔架把她抬進了畫展。整晚她都在與人歡快地交談、喝酒,仿佛生命靜止在這一刻。就在同一年,她的右腿膝蓋以下被截肢,抑郁的她幾度自殺未遂,最終于1954年7月13日去世,在日記里留下最后一句話:但愿離去是幸,我愿永不歸來。雖然命途多舛,但Frida堅毅又敏感,她的美甚至超越了性別。她將一生付諸于畫筆,將原本自憐自艾的話語變成了一個個沖擊人心的圖案。
國際品牌對Frida Kahlo致敬




GÜL HÜRGEL
ROKSANDA
less
TEMPERLEY LONDON
APIECE APART

相關熱詞搜索:弗里達 卡羅 墨西哥 英國 倫敦博物館 Frida Kahlo

上一篇:西得樂集團(Sidel Group)展覽設計
下一篇:【紡織波浪紋理概念】巴西BEBECê女鞋展廳設計

分享到: 收藏
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